Return to site

画家随笔|吴敏荣:西双版纳永远是我心中的绿洲

· 画家随笔

1985年吴先生带着学生在竹筏上写生

我希望人们看到我的花鸟画,能唤起对大自然的热爱,对绿色世界的热爱,对小生灵的热爱,这也是我的一个美好心愿。我希望我们每人从点点滴滴做起,保护人类的生存环境,让绿色充满人间。​ - 画家吴敏荣

我是教授花鸟画的教师,也是画花鸟画的画家。大自然的山山水水、花花鸟鸟是我教学与绘画的载体,所以我有更多的机会到大自然中去,到花香鸟语的绿色世界中去。为了体验生活,收集创作素材,我先后五次到云南西双版纳。西双版纳是迷人的地方,被称为孔雀之乡。

记得1981年我陪同老教授戴林先生第一次到西双版纳,久居北方的我第一次来到云南热带植物王国,第一次看到这样一个郁郁葱葱的绿色世界,看到从未见到的热带雨林和珍奇花卉,听着密林深处不时传来的阵阵鸟鸣,呼吸这么清新湿润的空气,我完全陶醉在大自然的神奇景象之中。

姿态万千的植物,有高耸林表的,有群居林下的,我最喜欢附生在树干上的各种兰花、石斛,它们靠着自己的气根生长,不向大自然更多地索取什么而把雨林装点得分外美丽。还有那叶的海洋,针叶的、阔叶的、红的、绿的、白的……多么神奇。那高大的槟榔,那挺拔的旅人蕉,那小巧的时钟花……真是看不够、爱不够、画不够。每当我坐下写生时,总能听到树林深处不时传来的鸟鸣,时长、时短、时紧、时缓,有的高昂,有的委婉。仔细看去,可以发现在高高的树顶上落着一两只小鸟,没等你看清就忽地一下飞远了。当我们来到热带雨林自然保护区,顺着小路艰难地爬上去,山上的景色美极了,高大的板根足有两人来高,让人托着我才勉强爬了上去,到现在我还珍藏着骑在板根上的照片。在那里还有特别大的大石头,这样的地质结构不知怎样形成的,石头上缠绕着粗大的藤条,还生长着各种附生、寄生的植物,处处显示了自然界的和谐和统一,我们惊叹着大自然的神奇和美丽。

大自然这种无限的魅力,将我引进美妙的艺术境界,使我茅塞顿开,长期困扰我的花鸟画出新问题,好像有了初步答案——把大自然给自己的新鲜感受画下来这不就是新的花鸟画吗?

从此我把追求表现大自然的美,追求一种深邃的意境,追求内心世界的一种宁静,继而追求一种工笔画意向的表现方法作为自己的目标。这条路就一直这样走着。

回首往事真是弹指一挥间。从2003年最后一次离开西双版纳至今已是13年了,但那里的一切,那山、那水、那林、那花,还有那熟悉的朋友们好像就在眼前,当年工作在中科院热带植物园的小朋友们刘怡涛、何瑞华、陈文有,今天都已然成为了成绩卓著大画家,我在遥远的北国为他们祝福吧,并再一次真诚地说一声:谢谢你们。

地球应该是美丽的,大自然应该是一个花香鸟语的世界,这是人们的期盼,也是画家的理想。自古以来中国花鸟画本来就有一个借物抒情的好传统,画家笔下的花鸟画,应该是画家心声的倾诉,是最真诚的艺术。我希望人们看到我的花鸟画,能唤起对大自然的热爱,对绿色世界的热爱,对小生灵的热爱,这也是我的一个美好心愿。我希望我们每人从点点滴滴做起,保护人类的生存环境,让绿色充满人间。

吴敏荣 丙申年初秋 写于北京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